AD
首页 > 财经 > 正文

神秘犇字山真相揭秘 神秘犇字山与诸葛亮屯兵有关?

[2019-11-08 18:15:16]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邛崃市天台山镇马坪村一块约5平方公里的山脊上,三块由植物组成的巨型神秘图案被当地居民发现,该图案既像一个巨大的“犇”字,又像手拉手的人。究竟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种植?原因成谜。对于这片丛林究竟为何会呈现如此奇特的造型,当地村民有多种猜想:诸葛亮屯兵说、远古邛人先民遗迹说等。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谢大军和成都植物园专家马龙会通过照片分析,均猜测植物应该是中国特有珍稀植物鹅

  邛崃市天台山镇马坪村一块约5平方公里的山脊上,三块由植物组成的巨型神秘图案被当地居民发现,该图案既像一个巨大的“犇”字,又像手拉手的人。究竟是天然形成还是人工种植?原因成谜。

  对于这片丛林究竟为何会呈现如此奇特的造型,当地村民有多种猜想:诸葛亮屯兵说、远古邛人先民遗迹说等。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谢大军和成都植物园专家马龙会通过照片分析,均猜测植物应该是中国特有珍稀植物鹅掌楸,树龄约30年至50年,而“犇”字的成因可能是“无心而为”。

  神奇

  丛林现巨型图案发现者保守秘密近10年

  作为这片神秘图案的发现者,高叔先已经将这个秘密埋藏了10年。

  家住邛崃天台山镇的高叔先是一名摄影爱好者,10年前,工作人员在马坪村一个山头上设立一个几十米高的通讯基站。基站尚未启用之时,高叔先就曾经登上基站眺望。“当时我站在基站,就发现向北方向,一片杉树林间有些植物和别处不同,呈放射状线条分布,当时我就觉得很神奇。但由于高度原因,无法观其全貌。”

  今年7月上旬,他通过卫星地图查看当地地形,发现此处有一个神秘图案,整体呈西北向东南方向分布。在大面积的浅绿植物中,“井”字形、人形脉络和周围植物大相径庭。“三部分图案,最长边有400多米,最短的也有几十米。”经过仔细对比,高叔先发现10年前看到的那些放射状图案,正是卫星地图上神秘符号的一部分。

  高叔先通过测距软件对图案进行分解:中间一部分面积最大,长约400多米,构成也最为复杂,像由多个倒立的“土”字构成。东南部分图案最小,长宽在100米左右,像是手牵手的两个人。整个图案分布在大约1000米长、500米宽的长方形范围内,整体沿山顶向山脚分布。

  猜想

  “犇”字图案成因是否与诸葛亮屯兵有关

  7月19日,记者来到马坪村,从高空俯瞰,果然发现了卫星图上出现的神秘图案。

  从高空俯拍的图片来看,这片树林高度比周边略高,颜色略深,看似一个“犇”字,面积约有5平方公里。那么,这个在北纬30°的神秘图案究竟是自然形成还是人工种植?高叔先和当地村民也有不少猜想。

  猜想一:三国时期,诸葛亮曾到临邛察看“甲屯”垦植和开掘“火井”情况,曾经乘坐“木椅车”上山眺望,因此在当地还有“天车坡”、“望军顶”等地名。神秘图案是否和诸葛亮屯兵西南有关?

  猜想二:距离马坪村不远的蒙顶山,几年前也曾通过卫星地图发现过似人型图案,两者之间可能有联系。

  猜想三:邛崃历史上以邛州为名,《华阳国志》说:“邛崃山,本名邛山”,“邛人自蜀入,度此山,甚险难,南人毒之,故名邛崃。”但随着中原移民不断迁徙于此,邛人遂逐融合,迄今甚至连邛人的遗迹都难以确指了。这些神秘图案,是否就是先民们的某种遗迹呢?

  解释

  植物专家分析鹅掌楸长得高形成“犇”字

  这个“犇”是否真如当地村民们猜想的那样,是先辈们留下的痕迹呢?

  7月21日,记者咨询了四川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谢大军和成都植物园专家马龙会。两位植物专家均表示,从提供的照片上看,这种植物应该是中国特有珍稀植物鹅掌楸,多生于海拔900米至1000米的山地林中。

  “从树干大小来看,这些鹅掌楸树龄约30年至50年。”谢大军猜测,之所以会形成“犇”字图形,可能与砍伐有关,“这一带应该是以前人工种植的鹅掌楸,后来砍伐后只留下山脊处的树,无意间形成了奇特的‘犇’字型图案。可能是山脊上运输较为吃力,比较麻烦,所以才得以保留。”

  马龙会表示,从照片上分析,这些鹅掌楸处在山脊处,鹅掌楸喜阳,因此会积极争夺各种营养,特别是阳光,因此长得高长得好,这也可能导致鹅掌楸长势不同于其他树,最终呈现“犇”字图形。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邛崃市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将于近期前往现场实地考察,并核对资料,分析并确定这一神秘图案的具体成因。@网友有话说牛!牛!牛!股民必须喜欢。

  相关新闻:桐庐万国山神秘“天书”之谜

  这段时间,桐庐县凤川镇翙岗村万国山上经常会出现一些外地访客,他们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为了寻访一处神秘的摩崖石刻。这批石刻似图非图、似字非字,确切的产生时期也无人能知,被当地百姓称为神秘“天书”。虽然几十年来当地文物管理部门以及相关省市专家都曾进行考证,但始终未能弄清这处“天书”的真正含义。而近期一些民间爱好者在经过研究后认为,这些石刻和河姆渡时期文化有着一定的联系,并与成熟的甲骨文有着极其类似的外形,这一推测结果再次将沉淀已久的万国山“天书”之谜推到了众人面前。

  万国山位于凤川镇翙岗村大源溪东侧,那批神秘“天书”便刻在山顶一处横岙岩石上,由于不清楚这些石刻的含义,当地村民们便将其称作“天书”。如此神秘的“天书”自然吸引了不少关注的目光,桐庐县原实验小学教师吴宏伟便是其中之一。为了一睹传说中神秘“天书”的真容,他几经寻访,在当地村民的引领下,最终找到了“天书”所在。吴宏伟为记者描绘了他第一次看到“天书”时的情景:只见一块巨大的岩石,斜躺在山脊西面的横岙上,上面刻着一些奇里古怪的图形,面积大约2平方米左右,有的形状像房屋,有的像凉亭,有的像插着天线的蒙古包,还有的像“田”“木”等汉字。许多图形由于风雨的侵蚀,只留下了一个朦胧的影迹,只有仔细辨认才能分清。而在山上的其他一些岩石上,他们也发现了类似的石刻。

  如此奇怪的图形和符号究竟蕴涵着什么含义?“像万国山石刻这样的奇异的图形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既不能判断它是图形,也不能判断它是文字,它既有图案的性质,又有文字的特征,可以说是图文参半吧。”平时喜好书法并对甲骨文有一定研究的吴宏伟说,这样的石刻被称作“天书”是恰如其分的。“有一次,与我同行的一位朋友说,这些石刻中有一些房子状图形很像河姆渡时期的房屋剖面图。这话让我心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直觉:这可能就是远古先民留下的文字符号。”吴宏伟告诉记者,他认为万国山部分石刻和河姆渡干栏式建筑有着十分相像的形状,和成熟的甲骨文也有着极其类似的外形,且万国山附近无论是气候还是地形都十分适合古人居住,与余杭河姆渡文化遗址也相距不远,因此,这些石刻极有可能就是这些远古先民的“杰作”,若真的是与河姆渡文化同时同系的“文字”,便能将中国的文字史再向前推进数千年。

  “关于万国山这些摩崖石刻,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便进行过调查,但一直没有最终的结论,有关的争论和观点也很多。”桐庐县文管办前任主任许重岗告诉记者,桐庐属于良渚文化圈,早年在凤川镇也曾发现过不少新石器时期文物。在上个世纪70年代,他们便听到当地百姓有关“天书”的传说,1984年当地文物管理人员专门上山进行过调查,并将石刻的拓片带给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沙老先生在看过拓片以后认为这些石刻有可能是文字,但如何对这些石刻进行解释却十分困难。后来,当地文管部门又将石刻的拓片带到省考古研究所,请研究所所长曹锦炎先生进行鉴定,曹先生在仔细研究过后认为这些石刻并不是文字,只是一些符号和图形。“确定这些石刻是否是文字是一项十分系统的工作,并不能只凭简单的印象来认定,我们还要搜集更多的证据进行比对,只有找出其中内在的可以解释的连贯意思,才能说它具有了文字的真正功能。”许重岗这样对记者说。

  目前关于万国山“天书”的争论还在继续,下一步,当地文物管理部门将再次对这些“天书”进行调查,争取早日拨开笼罩在“天书”上的层层迷雾。

查看更多:图案 石刻 神秘

为您推荐